负债严重 央企“甩卖”水电低效资产

中国能源报 T中

OFweek电力网讯 水电项目曾经是央企争抢的“香饽饽”,如今成“烫手山芋”。很多水电项目不能顺利开工、投资收益率低等问题让投资方备受煎熬,也让央企对所投资的项目采取了放弃的态度,仅今年前两个月就有多家国有水电资产被挂牌出售。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1月份就有7个央企挂牌转让水电股权。国电东北转让林口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挂牌价23019.58万元;国电广西转让广源水电开发有限公司85%股权及对标的企业债权,挂牌价5800万元;华能转让澜沧江上游水电有限公司觉巴水电厂整体权益,挂牌价38647.75万元;华能转让果多水电有限公司51%股权,挂牌价38279.07万元;桂冠电力转让福建安丰水电66%股权,挂牌价2207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广核也有意将旗下170多万千瓦装机的水电资产挂牌出售。”

水电站负债严重

2月14日,大唐集团全资子公司大唐河南发电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持有的大唐襄阳水电有限公司51%的股份。挂牌信息显示,除了大唐河南持有大唐襄阳51%的股份外,湖北汉江现代水利有限责任公司和湖北汉江王甫洲水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有25%和24%的股份。

据了解,大唐襄阳设立于2007年底,大唐襄阳运营新集水电站项目在2009年便开始进行前期施工准备。如今近十年时间过去,在传出多次即将开工的消息后,项目建设仍处于遥遥无期的状态。

襄阳市发改委相关人士回应:“大唐方面退出大唐襄阳的原因之一,是投资28亿元的新集水电站收益低,导致其建设意向度不高。最后经协商,大唐拟将公司股份出售。”

本报记者注意到,2月份央企在北京市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水电不良资产的实例不止上述一例。

国电陕西水电开发有限公司2月10日也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转让持有的国电丹江水电100%股权及42919.87万元债权,挂牌价格2.1亿元。

记者翻看企业年度审计报告发现,国电丹江水电负债十分严重。2014年国电丹江水电营业收入0元,净利润0元,负债总计36840.24万元;截至2016年12月31日,国电丹江水电净利润亏损5107.02万元,负债总计48620.66万元,资产减值19419.6万元。

国电丹江水电表示,由于非流动资产中的在建工程部分项目存在评估减值,故导致本次评估出现减值。本次股权转让挂牌金额为9779.95万元,债权金额为11220.05万元。

国电丹江水电负债严重是因为相关水电站项目建设速度迟缓,加之2010年丹江发生特大洪水,莲花台水电站损失惨重,致使水电站建设一度停工,至今该水电站的开工时间仅有1年。

类似上述负资产转让水电项目的,还有华能文县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华能文县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于2009年4月29日在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尚德镇虹桥村成立,企业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6年11月30日,华能文县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营业利润为-5149.45万元,资产总是34306.01万元,负债总计32436.9万元。本报记者了解到,华能甘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华能文县水电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挂牌价格为2964.61万元。

对于水电站负债问题,“E小水电”的市场负责人苏定铭对记者表示:“水电站项目的投资、开发和运营是有负债的,一般是业主方占负债20%-30%,银行配套融资承担70%-80%的负债。央企卖掉水电项目的部分原因是以前收购的成本、管理成本太高,导致很多项目的收益率很低,有些水电项目的收益只有2%-3%,有些水电项目甚至亏损。”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以前几大央企为了比规模、上政绩,到处跑马圈地大量收购水电项目以扩大规模。而目前出于效益方面的考虑,自然就会处置水电的‘僵尸企业’。不过,也不排除之前企业在收购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尽早剥离避免更多问题。”

“去年被深圳能源收购的中华水电,业内有个说法,收购赚不赚钱那是公司的事,一些负责收购的执行人士倒是赚了不少。”苏定铭说。

“僵尸企业”前途未卜

即便在交易所挂了牌,能不能成功转让出去也是未知数。

这些开展不顺利、经济效益不乐观的央企水电项目的命运可谓是扑朔迷离,最典型的就是国电集团处置丹江水电资产。

国电丹江水电去年就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了一次牌,其结果是出售意图落空。

“转让成功与否关键看转让项目的未来盈利情况。”北京产权交易所刘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很多企业有开发水电项目的意愿,但测算经济效益后可能就放弃了。“我负责的项目中涉及到水电领域的,转让成功的案例更多的是和地方企业合作”。

“处置不良水电资产是集团加速产业结构调整的一个重要措施,从2014年开始,集团多次召开座谈会部署低效资产剥离工作。国电集团早在2015年,就挂牌转让旗下庆丰电站、三间房电站、红山电站、浙江青田水利枢纽、峡口塘水电公司等多家水电公司。未来,国电集团会持续加快对非主业资产及非盈利资产的剥离。”国电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国电集团的发展策略是国电丹江水电去年挂牌“未嫁”出去后,今年二次挂牌“待字闺中”。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国资委要求央企打好保增长攻坚战,要坚持现金为王和严格控制风险。就此来看,央企频繁处置不良水电资产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频繁的‘砸锅卖铁’来冲业绩减少,止住‘出血点’;二是顺势而为,加速集团产业结构调整。”

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看来,央企挂牌甩掉水电“僵尸企业”是化解电能行业产能过剩的一项重要举措。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电力过剩的情况下,这些央企的做法不失为明智之举。近日媒体报道水电大省云南2016年弃水电量的统计数据预计将达400亿千瓦时,而实际的弃水数据可能在500亿千瓦时上下。尤其是小水电被排除在配额制外,更加剧了小水电项目亏损。

不过,风险往往与机遇同在。上述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央企出手的水电站,有些会被其他央企(例如三峡)看上,有些会被地方国企看上,有些会被大型民企看上。”

“现在有不少产业基金也准备开始介入水电项目,像UBS的全球基金建设基金、鼎晖投资、麦格理基础建设基金、Orix资本等都有意考虑接手央企转让的水电项目。”苏定铭说,除了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外,其实水电项目的运营不算太难,很多国有的水电项目,如果让民营企业去经营的话,效益马上出来。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