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14日 OFweek中国高科技产业大会

核电争议 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电站?

野明月
关注

中国核电真正起步应该从上个世纪80年代出开始,那时,中国首次制定了核电发展政策,决定发展压水堆核电厂,采用“以我为主,中外合作”的方针,先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再逐步实现设计自主化和设备国产化。

而实际上,发展核电的源头却要追溯到1970年周恩来总理的批示,但囿于当时整体经济、科技实力,发展核电的还只能是一个理想。直到1991年秦山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投用,中国大陆才结束了无核电的历史,使中国成为继美国、英国、法国、前苏联、加拿大、瑞典之后世界上第7个能够自行设计、建造核电站的国家。

在这30余年的时间里,中国核工业以谨慎加积极的态度稳步前进,数据显示,目前各地已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的核电厂址多达31个。其中明确规划日程,除已开工的24台外,确定于十三五内建设的核电项目还有40台,涉及11个省份。而未明确开工时间,但早有规划议程的项目多达170台,涉及19个省份,其中内陆地区除湖北、湖南、江西外,还有四川、河南、安徽、河北等地。根据十三五规划,2020年中国运行核电装机容量要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聚焦: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电站?

中国核电的发展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的,从诞生的那天开始,争议就一直伴随着它步伐,未来的核电应该采用何种技术?内陆核电是否是理智之选?自主与引进应该作何选择?大力发展核电是否可行?这些争议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即使在国家已经确定了大力积极发展核电的基础上。

二、三代技术路线争议

关于中国核电发展最早的争议应该是贯穿整个20世纪90年代的二、三代技术路线的争议,彼时,第三代核电技术业已在全球发酵成型,改进型第二代技术亦风头正劲,贯穿中国核电界的自主派与引进派争论由此拉开,其间隐约浮现原核工业部(中核总)和国家计委两大体系的认知差异,并延续到两大部委各自拆分改组后的相当一段时间。

聚焦: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电站?

国内多数核电站采用二代技术路线,图为大亚湾核电站

三代核电技术支持者认为,第三代核电技术更具安全性。原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认为此前曾出现安全问题的核电站都是采用二代核电技术,最大问题就在于遇紧急情况停堆后,须启用备用电源带动冷却水循环散热。而我国正在沿海建设并将向内陆推广的第三代AP1000核电技术则不存在这个问题。“第三代核电技术最核心的进步就是采用了‘非能动’安全系统,一旦遭遇紧急情况,不需要交流电源和应急发电机,仅利用地球引力、物质重力等自然现象就可驱动核电厂的安全系统。”

国家核电专家委员会专家郁祖盛认为:“核电站安全目标有两个指标,一是反应堆堆芯熔化率,二是大规模释放放射性物质的概率。如果以每核反应堆每年来计算的话,二代堆的堆熔概率为每堆每年出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而释放概率为十万分之一。两次核电事故后,法规和标准对安全目标的要求提高到百万分之一,而AP1000的安全目标为一亿分之一可能性。”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11月13-14日 OFweek中国高科技产业大会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